今天依旧脑内空空

如果辉夜奶奶不做最终boss了(4)

ooc! ooc! ooc!说三遍

这章完全暴露傻屌的本质了

辉夜靠近斑的身体,视线扫过火影们,说:“羽衣已经告诉过你们能反向召唤出尾兽了吧,只要你们用因陀罗的身体施术,就能把阿修罗找回来。”说完也不离开原地,蹲下身来,阴阳遁在她手上融合,缓慢的将力量注入斑的体内,火影们立刻配合施展反向召唤,只一瞬间,九只尾兽和鸣人就凭空出现了。

说时迟那时快,五影中不知谁对着还未搞清状况的鸣人喊道:“鸣人,辉夜姬要复活斑,快阻止她。”鸣人循声望去,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攻上去,尾兽们听到要复活斑却坐不住了。然而没等任何一个人做出行动,辉夜放出威压,庞大的查克拉压得在场每个人(兽)喘不过气来,但辉夜同时还小心地绕过佐助和他怀里的鼬以及带土和抱着带土的卡卡西。辉夜姬绝美的脸庞上表情没有一丝变化,然而这更衬托出她的恐怖,这个看上去精致的不似人类的女性实质就像是完全体的十尾,不过她能完美的控制住查克拉,又有极高的智能,几乎同时,在场不少人的心里想到了“人形凶兽”这个词。

然后在这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下,辉夜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她慢慢举起一只手,共杀骨灰从她手上缓慢伸出,对准在场的人转了一圈,尽管在场没有人是感知型忍者,但也见多识广,完全能看出这根凶器的恐怖,完全凌驾于「血继限界」和「血继淘汰」之上。但是辉夜又慢慢放下手,她转向鸣人,脸上的微笑变得更加慈爱,然而她慈爱的表情只能让人觉得更加恐惧。她用哄孩子的语气说道:“乖孩子,再等一会就好了。”这下,彻底没人动了。

与此同时,辉夜在进行着十分高难度的修复工作,比起残损的身体,更严重的是斑体内因为失去了十尾而完全紊乱的查克拉。但是对于辉夜来说,这也不是什么难事,用阴阳遁重塑肉身,再将庞大的查克拉混合阴阳遁封入体内,达到伪人柱力的状态就行了。听起来很困难,但是对于辉夜来说,她只是把对带土做的再在斑身上再实施一遍罢了,充其量工作量更大一些。何况羽衣能做的,她一定能做的更好,比起那个丢人儿子只给因陀罗、阿修罗一人一种遁,她直接把阴阳遁都给了出去,毕竟被封印了几千年,除了看看世间发生的事,辉夜无时无刻不在积累查克拉,所以她能一边修复斑,一边震慑他人。至于那根共杀骨灰,她本来是想跟阿修罗开玩笑故意射偏的,不过她指向阿修罗的一瞬间感觉到因陀罗身上的杀气,发现她只要一出手,因陀罗一定会杀过来。真小气啊,辉夜一边嘀咕着,一边完成了修复。

站起身来,辉夜姬一挥手,笼罩在众人身上的重压就消失了。不过没等恢复,鸣人就向她朝她大喊道:“辉夜奶奶,你干嘛要骗我,还要把宇智波斑复活?是他挑起的忍界大战啊的说。”辉夜有些窘迫,干脆转过身不作理会。然而天不遂人愿,她转过身就看到醒来的斑,这个刚刚从死门关上走了一圈的男人以完全不符合刚刚恢复的人的凶悍眼神盯着辉夜袖子,准确来说,是辉夜袖子里的黑绝。辉夜更加不自在了。更加让她心烦的是,这确实都是她做下的事。第一次她从心底希望有个人出来救场。

看到辉夜不理会他的鸣人,反而喊得更大声了,然后就被佐助略带不耐的声线打断了,“吵死了,吊车尾的,安静一点。”似乎是终于有人想到有人给他讲解一下情况,鸣人被樱拉到一旁,小声解释起来。

在辉夜与斑之间几乎凝固的空气中间,柱间好像完全感觉不到一般地插了进来,自顾自说道:“斑,还能见到你,我真是高兴。恩,大概不能说是高兴,毕竟你给忍界带来了战争,不过你能活着,我真的很开心。哈哈哈哈哈。”说着脸上扬起了十分灿烂的笑容。辉夜不禁感叹,不愧是阿修罗。而人群中接受众人同情目光的扉间则是脸完全黑了。

刚刚还散发着恐怖气息的斑似乎完全无力了,他微弱的叹了口气。然后柱间蹲下来,靠近斑,十分温柔的说:“在我们活着的时间里,能做到的事有限,所以才需要托付出去后辈会替我们完成的。我们那时太心急了,培养愿意追随我们身后,继承梦想的人才更重要。”“你还是这么天真,”斑轻笑了一下,“你以前就是这么乐观,不过或许这才是正确的,我的梦想破灭了,但你的梦想还在延续……”

“如果梦想破灭了,再来一次不就好了。”辉夜打断了斑的话,“哀家确实对你做了十分失礼的事,作为补偿,哀家给予你第二次,不,是第三次的生命,随心所欲的再活一次,不也挺好吗?”

“但我们都是已死之身了,世界的未来,就托付给还活着的年轻人吧。”柱间十分坚定的说。斑不满的哼了一声,“你还是老样子啊,不过就仅限这次,我同意你的意见。”

不知为何,扉间的脸更黑了。

辉夜对于阿修罗和因陀罗自带结界,完全无视他人的行为似乎不怎么惊讶。她很快转向了佐助,“因陀罗啊,现在决定权在你手上了,你要让这个世界如何,你不满意这群背信弃义的人的话,我就动手除掉他们,由你们来统治这片土地吧。”

“佐助,”鸣人的大喊打破了僵持的场面,“你一直是我的朋友,我不相信你会与我们为敌。”

佐助没有回话,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鼬,他还没有醒过来。轻轻放下鼬,他缓缓站起,正视鸣人说道:“鸣人,我要杀了现在的五影,控制尾兽,然后打败你——打破然后重建这个世界。”

话音刚落,众人瞬间围到了鸣人身前,扉间瞬间就近了佐助的身,他喃喃自语道:“果然不能留下宇智波的血脉。”尾兽们也在一旁准备进攻。

然而就是这一瞬,辉夜结起地爆天星的印,尾兽们无一例外被封印起来。而快要伤到佐助的刀被斑架住,斑翻身漂亮的一踢,破解了扉间的攻势。完全不见刚才的虚弱,斑冲扉间露出一个狂妄的笑,“带土,过来。这小子可比你有趣多了。”

带土稍稍犹豫了一下,他向卡卡西看去,和卡卡西的视线交错了一瞬。他难以描述那双纯黑的眼内包含的复杂情绪,一瞬间他好像回到了幼时面对少年卡卡西。但他最终还是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抱歉。”然后马上打开了神威,站到了佐助身边。

“啧,所以说宇智波们都是……”扉间不爽的说道。“大哥,你干嘛不拦住斑?”

“哈哈,没反应过来。”柱间干笑了俩下,扉间懒得理他。无视身后“佐助,让我过去!”“鸣人,你现在是他们的目标,不能过去!”的嘈杂声音。他扫视面前的四人,最后盯住了佐助,“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然而宇智波这边,没有意外的,虽然三个人站在一起,却完全没有合作的气氛。佐助和斑都一副“除了我以外的俩个人都是傻逼”的神态,而带土则是一脸“不想理这两个神经病”的生无可恋状。

斑以傲然的态度回答道:“再活一次这种事可是难得体会两次的,虽然你总是被以死尸状态复活就是了。既然柱间说把决定权交给活着的人,我可是觉得这个小子比你们那边那个好多了。”

带土有点丧气的说:“反正我本来就想毁掉这个世界,虽然鸣人说服了我,不过我觉得比起他,现在佐助更符合我的理想就是了。何况……”他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对面吵吵闹闹的那群人,明确表达了自己不想过去的意愿。

辉夜:“哀家想补偿因陀罗,既然人的一生这么短,为什么不让他开心点呢,哀家肯定会满足因陀罗的愿望。而且,阿修罗和因陀罗恐怕只有一战才能解开心结。”

佐助完全没有理会自己身边三人的帮助,以清冷的声线说道:“让鸣人和我一对一决战,不要让任何人插手。”

与此同时,鸣人终于从人堆里钻了出来,他严肃的盯着佐助,佐助也毫不避讳的盯着他。俩个人没有理会别人,径自朝着战场走去。

没有人拦住他们,所有人只是目送着他们俩人离去。

 

 

小剧场:

所以说太子你一声朋友差不多就完了

佐鸣打架的时候

扉间:“所以说大哥你早知道了是吧。”

柱间:“哈哈哈,谁知道呢”

斑和带土:死死的盯着黑绝

辉夜:护住被吓到缩在袖子里不敢出来的黑绝

卡卡西: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站位是在宇智波这边的


作者的话:

关于带土突然跳到佐助那边,我觉得他毕竟是宇智波嘛,就算被鸣人说服,宇智波的脑回路还是相近啊。斑就是像柱间说的尊重活人的意志嘛(反正后辈的意志也不一样),还有他觉得佐助有意思啊。

以及我觉得太子和柱子肯定要打一架的,不打他们不会理解对方的。虽然我是想写欢乐傻屌文不过不让他们打说不过去啊。

这篇是无存稿的,所以我写作业写到半夜,从半夜写这篇写到凌晨,我都想用浑身是肝来夸我自己了。


如果辉夜奶奶不打算做最终boss了(3)

ooc!ooc!ooc!!! 说三遍

此章三观不太正,不喜者请点×。

本质是傻屌喜剧。

洗白辉夜奶奶。

辉夜姬缓缓转向火影们,身上威压毫无保留的向他们压去,一瞬间火影们就理解到面前这个女人有多可怕。她仍是不急不缓的说道:“哀家想在这片土地居住,如果你们答应,哀家可以把这片土地上所有中了哀家的术的人放出来。”“老夫凭什么相信你?”“等等,扉间。”柱间拦住了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去的弟弟。“非常抱歉,不过我们都已是死者,不能代替真正生活在这里的人做决定,就算我们接受你的条件,也没有任何意义。”辉夜盯了柱间几秒,叹了一口气,“也就是说,现在管理这片土地的人连从哀家的术里挣脱出来的力量都没有吗?”转而又微笑,“算了,阿修罗,哀家很中意你有话直说的个性。黑绝,告诉哀家哪个是现在管理这片土地的人,哀家把他放出来。”

黑绝慢慢地从辉夜的袖中凝出实体,辉夜正打算去放人,却听到背后羽衣的声音,“母亲,你真的不打算侵略这个世界吗?”辉夜于是不得不又转过头去,“当然,哀家还要让因陀罗和哀家一起在这片土地上有一个容身之所,不用再受向你这样的人的欺辱。”六道几乎又要吐血,“话说你为什么还不走,你现在已经没有能封印哀家的查克拉了,既然没有人想要你留下来就快点消失,不然哀家把你浸到强酸世界里去。”“母亲,”六道的语气突然弱了下来,终于像一个数千年前死了的老人。“我……知道我有对不起您的地方,但是我真的,不能让那种事情再次发生……”“嗯嗯”辉夜随意的应着,寻找着羽衣赖以现身的查克拉,然后看到了只剩一半的因陀罗,即使是辉夜姬也有一瞬汗颜,不过她还是迅速地抽走了因陀罗身上那一股六道的查克拉,又注入自己的阴阳遁保证因陀罗的生命,于是倒霉的羽衣还没说完话就消失了。辉夜看了儿子消失的地方一眼,又不回头的朝黑绝指的方向飞去。

被留在原地的众人仅沉默了一会,扉间很快向柱间吼道:“大哥你刚才为什么不直接答应辉夜姬,只要先稳住她,总会有办法封印她的。”“嘛嘛”柱间一边苦笑一边说,“我是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办法封印她就是了,何况她看上去没什么恶意。”“没错,我们已经不可能封印她了,我已经没有六道给的阴遁了,何况鸣人不知道被她弄到哪去了,只有她能把鸣人放出来。”佐助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初代的话。扉间以十分锐利的视线盯着他和他抱着的鼬,“这么说,宇智波家的小鬼,你是和辉夜姬做了交易,背叛了这个世界是吧。”“不是这样的,佐助君他……”樱试图替佐助分辨。“没错,辉夜帮我复活了我的哥哥,对我来说,比起这个世界,更重要的是哥哥。”佐助没有理会,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完全不清楚情况的带土躺在卡卡西腿上,他不记得多久没有感受到人体的温暖了,他几乎想忘掉对面正在争吵的家伙们和乱成一团的情况,就这样在卡卡西腿上睡一觉,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他自嘲的想道,尽管这世界快毁灭了,他还是不能就这样心安理得的睡在卡卡西腿上。他尝试说几句话,不过发不出声音,于是他递了个眼神给卡卡西,俩人对视,卡卡西又很快垂下眼,尽可能快的把他昏过去之后的情况告诉他。

在火影们对佐助那一边气氛可称得上剑拔弩张,如果不是水门与三代努力拦着,二代可能会把佐助和他家大哥全部暴打一顿,虽然考虑到三人的实力差,实际结果会有些不同就是了。

在他们争吵着的时间内,辉夜迅速的解开了五影身上的术,又将毫不了解现状的他们带了回来,看到历代火影们闹成一团,五影们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多亏了他们的加入,二代重新恢复了冷静,姑且帮五影了解了现在的状况。

然后就出现了一幅奇妙的情景,辉夜姬气势汹汹的要求五影答应她和因陀罗和他的后裔(感谢二代的友情科普,五影总算能听懂辉夜说的是谁)一起居住在这片土地上,五影们一边战战兢兢,一边坚决不肯答应她的要求。

“绝对不可能,如果你想要住在这片土地上,还有的商量,如果你想要和我们放过挑起战争的宇智波带土和宇智波斑以及叛忍宇智波佐助的罪行,让你和他们一起生活,我们绝对不答应。”听着刺耳的话,带土没有任何反应,佐助仅仅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然而辉夜姬却不能忍受,她身上散发着十分可怕的气韵,“可就是说,你们侮辱哀家的孙子和后裔,对吧?哀家说过了,如果还想要那些在神树上的人的性命就答应哀家的条件,哀家可不在意几条性命,可你们大概是在意的。”

“我们不能为了他们的生命就答应你无理的条件”,五影光是站在辉夜面前已是十分勉强,但他们不肯屈服,“何况,就算我们答应你的条件,那些战争中无辜死去的人也无法回来。”

“桀桀,无辜的生命……”黑绝突然插话,“大野木,你还记得你利用晓来消磨别村战力的事吗,还有三代火影,你迫使宇智波鼬和带土一起杀了他的全族,虽然这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不过,说到底,你们个个都干过差不多的事吧。怎么,因为你们的事情是在暗中进行的,就没消耗无辜的生命了吗?或者是靠你廉价的悔改,就能弥补那些生命了吗?你们这群伪善者有什么资格对母亲指三道四。”

“这么说起来,你们真的在乎那些人的生命吗?不如哀家解开术,在把那些人直接丢进熔岩世界里,或许听到他们的悲鸣你们会改变主意。”辉夜的脸上挂着几乎可称之为残忍的微笑。

“请你住手。”带土虚弱的声音制止了辉夜,“如果你只是想弥补孙子,不必带上我和斑,只要对佐助好点就行了。也请不要为了我这种人伤害别人。”

“不行,”辉夜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你们欠这个世界的用命还过一次了,如果不够,哀家帮你们还,可是这个世界欠你们的,哀家还没帮你们讨回来。”

“何况,你们以为哀家把人挂上神树是为了玩吗?除了哀家,还有哀家的同族也在盯着这片土地,他们总有一天会回到这里收回查克拉,哀家需要一只军队,如果没有,就要能与哀家比肩的强者。他们两个,没有靠羽衣的帮助,自己得到了六道之力。如果没有他们,你们打算怎么抵抗哀家也头疼的敌人。”

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可能是完全没想到这种原因,五影都迟疑了,辉夜又补上一句,“如果你们真的害怕,哀家,可以把阿修罗也一起复活,反正阿修罗和因陀罗一直是相互牵制的。哀家只要求你们不许对因陀罗和他的后裔进行什么审判和惩罚,也不许封印他们的能力。”

五影的态度终于软化了,毕竟他们拿面前这个可以凭一己之力毁灭世界的女性其实并无办法,“我们要求你解开术式且不伤害他人,并且复活木叶的初代火影,并且要对抗一切来自你同族的威胁,以此为条件,我们不再计较宇智波的罪行,并且允许你与他们一同生活。”

“好吧”辉夜斟酌了一下,“不过我要先让因陀罗醒过来,那时我就把阿修罗放出来。”

“这么说来鸣人没事吧?”傻爸爸水门。

“你早该把吊车尾放出来了。”一边说一边视线舍不得离开哥哥的佐助。

“鸣人,他是什么时候被你关起来的?”担忧的我爱罗

“所以说这么久你们把他忘了吗?”无力吐槽的卡卡西和带土

作者的话:辉夜奶奶看上去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她其实完全没想到怎么和醒过来的斑谈话,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被她骗了的鸣人,这就是作者废话了一章鸣人还没被放出来的原因(buni)

至于大筒木一族,我真的觉得辉夜奶奶比她的族人强多了,所谓她头疼的敌人,大概就是场面话吧。

作者上大学,是考试月,忙成狗,更新全靠修仙,只能说随缘了,所以真的感谢喜欢我文的人。不会坑的(大概)


如果辉夜奶奶不想做最终boss了(2)

本文强烈ooc ooc ooc!!! 说三遍

上一节忘记说,给辉夜奶奶加了外挂,可以复生死者,比被封印时过了数千年,所以眼光和手段都改变了,嫌弃儿子,不过很喜欢孙子。

本文本质其实是搞笑文,不要在意细节,不喜点×。

卡卡西不得不承认当他听见辉夜的话时不可抑制的冲动,他想让带土活下去,不论带土对忍界造成了多大的危害,他欠带土的他也永远还不清。但是,他捏紧了拳头,不论怎样,他都不能为了一己私利危害这个世界,这也不是带土想看到的。辉夜已经收回了六道仙人给佐助的阴遁,虽然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还不动手,但他不可能再给辉夜提供任何线索了。

对面的辉夜好像知道卡卡西内心的挣扎,静静的等着,突然她皱了下眉头,朝远方望去,喃喃自语道:“这感觉,是羽衣吗?”

她再也等不下去,长发一挟,带起了卡卡西和樱以及被黑绝附身的带土,她望了一眼正在“兄弟情深”的佐助,还是没带上他。只留下一句“因陀罗,刚刚复生的人不会立刻醒来,哀家等着你来,朝着羽衣的查克拉方向就能找到哀家。”

另一边,围着突然出现的六道仙人的历代火影正在听他的话,下一秒,辉夜带着三人从黄泉比良坂中现身。没等六道反应过来,辉夜毫不犹豫的用了八十神空击,强劲到几乎肉眼可见的查克拉从辉夜手中放出,硬生生的打到了本来不可能被物理击中的六道身上,六道几乎整个人飞了出去,看上去下一秒就会吐出几片内脏。辉夜不以为意,随意的转转手腕,“羽衣,好久不见了,你看上去退步不少啊。”

“母亲……”六道从口中说出的话几乎带着血,“你是怎么……”

辉夜无视做出防御姿势的火影们,淡然的把三人放下。只说了一句:“这只是母子叙旧罢了,毕竟哀家已经几千年没见到羽衣你了,羽村可是时常来陪哀家说话的,哀家被封印后可从来没见过你。”

完全没想到面前这位强到超乎想象的女性会说出这种话,火影们一时间面面相觑,毕竟就算他们再怎么有理,也不能打扰母子谈话,尽管这个谈话方式看上去似乎有些暴力。

“母亲……”然而六道费力挤出的话被辉夜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不要叫我母亲,哀家只有羽村和黑绝两个儿子,和因陀罗、阿修罗两个孙子。羽衣,是没听说过的孩子呢。”“桀桀桀桀”黑绝发出了十分愉悦的笑声,毕竟从未见过羽衣如此狼狈的样子。

辉夜转身扫了火影们一眼,在柱间的身上停了一下。无视背后隐隐传出来的咳嗽声,说:“你们就是现在这片土地上能动的所有人了吗?为了抵御哀家的树界降诞将自己变为活着的尸者吗,想法不错,不过还是敌不过哀家。”“等一等,你说过不会对忍界出手的!”卡卡西疾呼。

辉夜点点头,“确实。哀家不会杀了他们,只是警告罢了。哀家答应你找到这片土地的管理者就治好那个孩子,黑绝,过来。”黑绝顺从的走过去。

“等等,母亲。”六道终于与从被全力击中腹部的痛苦中缓过来,“这个男人和斑一起发动了战争,又被阿修罗说服,成了他的同伴。他与母亲您毫无关系,您为什么要救他?”

然而他的话再一次被无视了,水门惊讶地问道:“您能够救带土吗?”扉间似乎想说什么,然而水门坚定的说:“我相信带土,他帮了鸣人。”扉间只好摇摇头,“你们这对天然呆父子。”

辉夜微微的笑了一下,“这个孩子是因陀罗的后代,仅凭这一条就足够哀家救他了,何况他身上还有阿修罗的力量,恐怕他遭受过很过分的对待,不然因陀罗的后代不会用阿修罗的力量。还有,虽然他是因陀罗的后代,还是有人关心他,哀家都能看出来的事,羽衣,你为什么看不出来?”辉夜又指了一下卡卡西,“你很爱这孩子吧,不然为什么这么怕哀家又想哀家救他呢?”一瞬间卡卡西的没被面罩罩住的脸变得通红,水门浑然不觉,笑着附和道:“因为带土和卡卡西的关系很好呢,哈哈哈。”

刚刚缓过气来的六道几乎被噎的又背过去,扉间似乎觉得没眼看,捂住了头,柱间却好像很认同似的点点头。

辉夜把手放到带土身上,黑绝飞速的缩回辉夜的袖子中,于此同时,辉夜收回了手,带土倒向一边,被卡卡西一把接住。卡卡西小心的碰了带土的手腕,发现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心跳和呼吸,忍不住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辉夜终于把注意力放到了六道身上,“羽衣,从你封印哀家时,你就不再是哀家的儿子,你口口声声说爱是最重要的,却说服不了哀家,连哀家被封印后都不敢对哀家说,因陀罗和阿修罗是你亲手抚养,却连自己的思想都不能传递给儿子,你是觉得自己闭口不言就能让孩子自行领会吗,你说哀家什么不说是欺骗了你和羽村,那你的所作所为和哀家有什么不同呢?既然要让孩子成长就要给他们足够的尊重,像你这样赤裸裸的独裁,既不告诉因陀罗你的想法,也不让他问你,他怎么可能不怨恨你,不怨恨他的兄弟?在哀家看来,你不过是被世人传为仙人,却连哀家的阴影也走不出,只能用同样方法养育孩子,还给后世带来不幸的胆小鬼罢了。”

辉夜一席话让六道哑口无言,他长叹一声,“母亲,在因陀罗和阿修罗的事上是我错了,但是我绝不会放任您把所有人都当做养料……”然而他的话再一次被刚刚醒来的带土和赶过来的佐助打断了。带土紧紧握住卡卡西的手急切的问:“卡卡西,斑被你们打倒了吗,鸣人和佐助呢?”佐助则是朝着辉夜大喊道:“辉夜,你说过会放了鸣人的。”

于是辉夜再一次华丽丽的无视了自己的儿子,“啊……不好,哀家差点忘了……”

作者的话:果然辉夜奶奶在场的话没人会听六道那些“爱”的话呢

辉夜奶奶:“不好,忘记把孙子放出来了,羽衣,那是什么,哀家不知道呦”

这篇修仙更文后,这周大概是更不了了。(鸽子本质)


假如辉夜奶奶不想再做最终boss了(1)

本文强烈ooc ooc ooc!!!说三遍

看博人传看的难受写的

大概是小短片。

警告:剧情大概是辉夜在被封印的时间里一直看着忍界,所以想法有了变化,很傻的梗,小学生水平的文笔,只是想看大团圆,三观不正,宇智波吹,六道黑,不喜请点×。

可能会有辉爱(虽然是tv原创但是爱野真的很可爱啊,而且如果辉夜奶奶一直只有一个人真的太惨了。)

更新的话,本人是鸽子啊

    一轮血月之下,一颗巨大的树伫立在大地上,上面挂满了密密麻麻的白茧,一眼望去让人头皮发麻,可惜这片大地上现在并没有什么人。在仅剩的四个活人面前,出现了一个浑身素白的女性,纯白的眼瞳仿佛毫无感情般注视着眼前的佐助和鸣人,俩人心中一紧,然而还没等他们攻上前,对面的辉夜就开口说:“哀家想和你们谈谈。”

鸣人愣了一下,而佐助却明显不打算听她的话,手持千鸟攻了上去,辉夜毫不意外,头发一涨,佐助就被逼退回去。“哀家知道羽衣对你们说了哀家,你们难道就不打算听听哀家的说辞吗”然后又转向鸣人说:“阿修罗,难道你也不听哀家说吗?”

鸣人似乎有些动摇,辉夜又加一句:“如果你觉得哀家是因为害怕被封印,刚才哀家可以直接把因陀罗的手扭下来,何必跟你们废话。你们觉得羽衣给了你们强大的力量,但在哀家看来你们还不能熟练它,哀家又有何惧?”“不要听她的话,鸣人。”佐助一声厉喝,“现在能封印她的只有我和你,别中了她的计。”“可我觉得她不像在讲假话。”鸣人似乎不太同意。

辉夜十分泰然,仿佛没听到对面的争吵,她朝黑绝看了一眼,黑影慢慢的向她的方向移动。她又吐出一句惊人之语:哀家已经有几千年没看见儿子了,难道不能和孙子说说话吗。

听到这句话的鸣人再也顾不得佐助的反对,对着辉夜喊道:“大爷爷说你是他的母亲,可我们不是你的孙子阿修罗和因陀罗,我是鸣人,他是佐助。”“是吗?”辉夜的语气柔和了几分,“过来,让奶奶看看你。”“不行,不要过去”“鸣人,这肯定是陷阱”小樱和佐助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鸣人却不再犹豫,“我就走近几步,我会小心,不会有事的。”

然而就在鸣人走近了两步时,异变突生,一个巨大的黑色裂缝出现在鸣人的脚下,佐助瞬间反应过来扑了上去,然而鸣人已经被裂缝吞没,好像从没存在于那处一样。与此同时,辉夜身边也出现了一个黑色裂缝,她迅速的伸出手,然后抓住了昏迷在地的带土。黑绝无声无息地回到了辉夜身上。“母亲,恭喜您归来。那两个小鬼果然不是您的对手,不过您为什么还要抓这个废物。”“只是哀家的直觉罢了,哀家说了想和因陀罗和阿修罗说说话,但是只要他们还在一起哀家就会担心他们会封印哀家,所以哀家必须把他们分开。”黑绝似乎不太明白,但他不再说话,变成一副笑脸缩进了辉夜的衣袖里。

“你到底想说什么?”即使已经和鸣人分开,佐助的冷静似乎也没有受到影响,他以冷酷的眼神审视着辉夜。“哀家想和你谈一谈,不过不太方便让阿修罗听到,所以哀家先让他到远一点的地方。”辉夜丝毫没被面前少年的态度吓到。“胡说,你杀了鸣人是吧?”小樱怒吼道,过度的怒火让她突破了面对辉夜的恐惧。”“哀家没有”辉夜的态度自若,”只是让他到远一点的地方,哀家不会伤害自己的孙子的。”

“那是空间忍术对吧。”卡卡西突然发言。辉夜有点惊讶,转头看了他一眼,“嗯,原来你们把那叫做是空间忍术啊,无所谓。这个男人,他也能用那个空间忍术对吧,虽然比不上哀家,不过可能会给哀家造成麻烦,再和因陀罗谈完之前,哀家不会让阿修罗回来的。”她示意黑绝出来,附到了带土身上。“如果你们还在乎这个男人的命的话,别轻举妄动为好。”

“我不在乎他的命。”佐助的回答十分坚决。一旁的卡卡西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拳头。这被辉夜收入眼中。“不过你也没办法战胜哀家,不如听听哀家的提议。”佐助的理智不断提醒辉夜的话是对的,自己对这个拥有怪物般查克拉的女人毫无办法,“那么,你想要说什么?”

“哀家觉得,你们现在即使封印了哀家,也不会和阿修罗携手的,你有自己的打算,你们俩人一定会有一战。”“这和你无关!”佐助斩钉截铁的打断了辉夜的话。“或许吧,但在哀家看来,你的怒火和你失去的东西有关,因为你失去了无可代替的东西,只能把剩下的执念作为寄托,但是哀家现在可以让你失而复得。”

佐助浑身一震,用他那双充满怒气的眼睛直盯着辉夜,一字一顿地说:“这不可能。”“哀家就能做到,六道的阴阳遁,阴遁掌管想象的精神力量,能从“无”中创造“有”,阳遁能给阴遁创造的形体灌注生命,你只需要把魂魄找回来,就能让死者复生。”佐助一瞬间愣住了,明知这可能只是谎言,他却忍不住想问是真的吗。辉夜好似看透了他的内心,又说道“哀家并不打算把所有人都变成神树的饵料,只要你们同意哀家的条件,哀家会放了他们。”

“你敢说你不会对这世界造成危害吗?”卡卡西沉静的声音拉回了佐助的思绪。“哀家敢说,哀家是在与你们交易,不是在戏弄败者。”“那你想要什么?”“哀家要一个保证,哀家想再这里生活下去,所以哀家要一个你不会封印我的保证。”佐助沉默,辉夜不以为意“哀家就把你的沉默理解为默许了。”

“在阿修罗回来之前哀家可以一直等你们的回复,不过哀家可不能完全保证他的安全。”说完话,辉夜也不理会他们的反应,开了白眼,开始寻找这片土地上剩下还在活动的尸者们。黑绝忍不住向她发问:“母亲,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俩小子的查克拉吸收,只要开启了无限月读,您就是一切查克拉的拥有者了,就不会再有任何愚蠢的人试图推翻您了。”辉夜看向了自己的小儿子,目光柔和了几分,她轻轻抚上了带土身上黑色的部分,黑绝似乎没想到这种可能,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辉夜轻笑了一下,“羽衣自觉比我了不起,可他也不过只能用封印我这种方法来阻止我罢了,既然他认为爱是最重要的,那为什么连身为亲生母亲的我都说服不了。同样身为他血亲的因陀罗和阿修罗也没被他感化,最终还是选择了一战。可见他也不过如此。”黑绝紧接上一句,“那是自然,羽衣他怎么能与母亲您相比,您才是查克拉之祖,终结了战争之人。”“正是如此,哀家比羽衣强,所以哀家现在打算做他做不到的事。”黑绝小心翼翼地说:“母亲,您似乎与产下我时有些许不同。”“或许吧,哀家已经在被封印时看了千年,等了千年,哀家不想再独身一人了。”黑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它最后只是说:“不论母亲决定做什么,我永远站在母亲那一边。”

另一边的佐助、樱、卡卡西之间则散发着一种迷样的沉默,卡卡西以审视的目光盯着佐助,佐助则毫不留情地瞪回去,樱的视线不安地在这两人之间转换。“佐助你知道大筒木辉夜不可能放弃吸收所有人的查克拉的计划的吧,不论她怎么许诺,她都只是想要你手上的查克拉罢了,何况鼬他不可能希望你放弃整个世界来复活他的吧。”卡卡西冷静地分析道。“我知道她不怀好意,不过我说过只要我和鸣人少了一人,就绝对无法封印辉夜,她现在就能上来杀了我,夺走我的查克拉,她既然没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目的,很可能她没杀了鸣人,那我就有和她周旋的余地。”“佐助君不要相信她,不论如何她一定是我们的敌人,你不能以身犯险。”樱焦急的说。佐助只以锐利的眼神回应,“你说敌人,那对我来说,忍界还是辉夜都没什么不同,既然都是敌人,我也没必要听你们的话。”樱一瞬间咬了咬嘴唇,眼角红了一片,但很快控制住了自己,“既然我们现在不能联系鸣人,佐助君就是最重要的战力,我不能看你直接与辉夜交涉。”

“你们一起,哀家也无所谓。”樱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辉夜不知何时已经绕到了她的背后,一瞬间樱的背上全是冷汗。辉夜完全无视了她的反应,对着佐助说,“因陀罗,你考虑得如何?”佐助不为所动“你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你能复生死人吗?”

辉夜不由得笑出声,“这种事不需要说,只要对阴阳遁的了解足够,自然而然就能知道,看来羽衣什么都没告诉你们呢。或者说,他只是不相信身为因陀罗转世的你,觉得你会用这份只能用一次的力量来做自己想做的事……”“你胡说!”辉夜的话被愤怒的樱打断,“六道仙人和你这样的邪道不同,他绝对不会诓骗佐助君和鸣人。”“桀桀,你们又明白什么,羽衣和羽村明明是母亲的孩子却反抗母亲,害母亲失去了力量,还封印了母亲。这种人也值得你们的信任。”黑绝阴笑着,但是从它的声音中能听出暗含的愤怒和怨恨。连樱也不由愣住了。

辉夜微笑着说,“如果你问我有什么目的,哀家要羽衣给你的阴遁,哀家可以补给你一份新的,当然这份不能和阿修罗的阳遁一起封印哀家。”“果然你……”“但是,哀家可以教你怎么用阴阳遁,只要你答应,我也能把阿修罗放出来。”“你有什么帮我的原因吗,明明现在可以杀了鸣人和我,却要和我谈条件。”佐助紧皱眉头。辉夜顿了一下,“因为你是哀家的孙子,羽衣没为你们做的,哀家想为你们做到。”大概没人想到这个答案,一下子居然没人说话。

只有辉夜没有注意到这阵尴尬的气氛,她想着因陀罗是否还怀疑她的诚意,一边将阴阳遁缓慢融合,一具人类的躯体慢慢出现。佐助表情一变,辉夜精确的控制着阴遁和阳遁的比例,示意佐助“因陀罗,你要自己找到要复活的灵魂,哀家可不能凭空变人”说着强硬地打开黄泉比良坂抓住了佐助,佐助试着挣开她,但抵不过辉夜的威压,于此同时,鼬的身形几乎自发地在他脑海里形成,辉夜手中的人也同时变化着。在旁人看来只有几秒,辉夜就放开了佐助,她手里的人也掉了下来。佐助条件反射的接住了那个人,即使是直面怪物一般的辉夜时,佐助也没有这么紧张过,他几乎发起抖来,慢慢地看向怀里那个人,然后他看到了鼬的脸。他意识到辉夜说的对,不需要证据,他完全能确定,他怀里的人就是鼬。他紧紧,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哥哥。

辉夜收回手,她不用看也知道自己收回了羽衣的阴遁,悄悄松了口气。她示意黑绝来她这边,转头对着卡卡西和小樱,两人均是头皮发麻,辉夜却没有攻击他们,反而指了指黑绝附身的带土“这个人哀家也能救,只要你们把现在管事的人给哀家指出来。”

作者的话:本来以为辉夜要杀人的小樱和老卡:???